中国古铜都《铜陵家庭教育》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747|回复: 0

读书“三思”

[复制链接]

364

主题

372

帖子

1645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645
发表于 2016-8-17 11:28:5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孔子认为君子有“九思”:视思明,听思聪,色思温,貌思恭,言思忠,事思敬,疑思问,忿思难,见得思义。“九思”意味着君子的道德修养需要不断地思考和反省。其实,读书也需要这样的不断思考,需要这样的自我反思。读书的事,已经有太多的名家大师作过各种阐释,无须赘言。我是一个读书不多的人,每逢别人谈论阅读,谈到读书,我总是莫名地紧张。那些腹有诗书的人,往往神态自若、谈笑风生。我常常心生羡慕,回家必然闭门思过,将别人谈到的那些新鲜的话、那些不曾见过的书,找出来读一读。从那本不曾读过的书中,又发现引用了其他人的话、引用了其他人的书,于是,我又按图索骥,购来那本被引用的书读一番。如此,我越读越多,对有些问题也有了自己的理解。比如,对于读书这件事,我就有了自己的阅读思考,尽管比较肤浅,但一定出自真实的人生体验。
一思:为什么要读书?
我出生在农村,那时候几乎无书可读。村里小伙伴之间流传最多的就是“小人书”,常常是翻烂了都舍不得扔掉。四大名著,我都是从这些“小人书”中看完的。我唯一买过的一本“小人书”,书名是《桐柏英雄》。那个故事,我能给小伙伴们讲得绘声绘色。书的匮乏,对于那时的我来说,就像缺少食物一样,倍觉饥饿。记得我读完的第一本书,是初二那年从堂哥那里借来的《隋唐演义》。我不分昼夜,一口气读完了整本书,十八条好汉的名字,我至今都还记得很清楚。直到进了师范,才发现原来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的好书可以尽情地阅读。对于我来说,读书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,也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,就像吃饭、睡觉一样,是一种自然的需要。
然而奇怪的是,在今天这个书刊铺天盖地的时代,在这个不缺好书的时代,却要大张旗鼓地推广“全民阅读”。白岩松曾经就“阅读和人生”说过这样一段话:“国际上没有哪个日子定为‘吃饭日’,那为什么要有一个‘读书日’呢?对于我们的身体来说,不吃饭就活不下去,很纳闷的是,对于我们的精神来说,不读书难道不是也和不吃饭一样活不下去吗?为什么现在都已经堕落到要全社会去推广阅读?”我以为,当一个人的精神没有“饥饿感”的时候,你再怎么倡导阅读,都是枉然。要让那些沉溺于电子游戏中的人回到书本的世界里,让那些整天捧着手机的低头族拿起书来阅读,并非一朝一夕就可以改变的。
在教师这个圈子里,我有很多爱读书的朋友,也有很多爱麻将的朋友。他们各有各的乐趣,你很难让爱读书的去爱麻将,反之亦然。那些爱麻将的朋友认为:不读书,生活得不也很滋润吗?这个观点,对一般人来说,还能接受,但对于教师来说,似乎就不那么理直气壮了。试想,你在课堂里倡导学生要好读书、多读书、读好书,而你自己却好麻将而不好读书,就缺少了号召学生读书的底气。子曰: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你自己都不好读书,又有什么理由要求学生必须读书呢?然而学生不读书,还能算是学生么?由此看来,做教师不得不读书,这是教师这个职业的使命所在。教师,首先是一个读书人。一个终身喜爱读书的人,即使不是教师,也可以是人师。我们有信心,教师读书,带动学生读书;学生读书,长大后成为爱读书的一代父母,就会影响他们的孩子。读书,应该是代代相传的事业。改变,就应该从我们每一个教师开始。
二思:读什么样的书?
中国有一句俗语,“活到老,学到老”。然而,现实中却异化成了“活到老,挣到老”。每个人一生的忙碌不是在学习、在读书,而是在挣钱,永无止境地挣钱。我不否认金钱是重要的,但人活着不仅仅是为了金钱。同样的道理,读书也并不仅仅是为了挣钱。事实是,我们的眼里只有两个字:实用。无用的事不做,无用的人不交,无用的书自然就不读。书店里卖得最火的莫过于关于考试的书、关于赚钱的书。即使是买了一些书店里的畅销书,也是为了免于被人说落伍而用来装点门面的。我一个朋友的女儿好不容易考上了一所名校,却常抱怨读的是哲学系。在他们看来,读哲学是无用的,将来找不到工作,所以最好换一个实用一点的专业。大学哲学系的学生都不愿意读哲学书,那么还有谁会读这些“无用”的书呢?我很茫然。
其实,我自己现在所读的书,绝大部分也和自己的工作有关,《言语教学论》《言意论》《言语交际学》等等,都和语文教学相关联。这是专业研究的需要,也是实用的。但是如果仅仅读这些专业书籍,或许我可能有所作为,但生活也可能很是无趣。无趣的日子是一种煎熬,最终会熬成一个无趣的人,那才是人生最大的悲哀。所以,我常常在外出的时候,随手买一些闲书,在旅途中消遣着阅读。柴静的《看见》,余秋雨的《摩挲大地》,星云大师的《舍得》……读来别有一番滋味,内心渐渐丰满起来,人生的视野也变得更为宽阔。读书犹如吃饭,吃点杂粮有益健康。而且,做教育的人阅读一些“闲书”,也总能从中看到教育的影子,跳出教育来看教育,也可以看到别样的风景。这,未尝不是一件乐事。每有所获,比在专业书中领悟到的更觉鲜活而有张力。我读完柴静的《看见》,内心被深深地震撼:事实的真相,用心才能看得见。教育,不也需要用心才能看得见吗?无用之中有大用,因为超越了实用,或许才会到达通透的境界。在这样的境界里,一切都是相通的。无用之书,或许就是此岸和彼岸的桥梁,在你不经意的阅读中,悄然架起。
对生活所需而言,有无用与有用之分;对年龄而言,则有什么年龄读什么书之别。记得小时候看《西游记》,脑袋里充满了幻想,整天想象着像孙悟空一样腾云驾雾,趣味无穷;成年后再读《西游记》,就再也读不出那种感觉,没有了那种滋味。我年轻时不爱看《新闻联播》,现在每天必看,特别是时事新闻,为什么?不同的年龄,你所关心的事物就不一样。年轻时为生存而奋斗,更关注自我,而如今关心的就不仅仅是自家的那点事,还有社会、国家、民族的那些事。所以,胸怀多大,你就会看多厚的书、读多深的文章。我们常常给学生推荐阅读书目,建立分级阅读,这本是一件好事,可以为学生提供更好的选择,以确保所读的都是有益于身心健康的好书乃至经典。但是有些学校的推荐书目值得商榷,比如为了迎合某个主题教育,划定了一个阅读书单,要求学生在一定时间内通读若干书籍,还举行读后感评比、读书能手评选等等。这样的推荐书单究竟有多少是适合学生的,所选的书目有多少是学生喜欢阅读的、多少是硬塞给学生的?所举行的各类比赛,究竟是为了促进学生的阅读,还是为了活动的需要?对此,我们要学会倾听学生真实的心声。如果他们不爱读,就不必强求;如果他们不喜欢这些比赛,就没必要举行。所有的读书活动,包括荐书,当以学生为本,千万不要将成人的喜好和意志强加在他们的身上,以免将读书的美好体验变成一种痛苦的折磨。
或许荐书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学生读那些不该读的书。我常常想:看了几本不该看的书,人是否就会变坏呢?以我的经历看,未必如此。记得是1993年10月间,我和同事到杭州参加教学研讨活动,听说一本叫《废都》的“黄色小说”被禁止出版了。出于强烈的好奇心,我从一家小书店里买到了最后剩下的一本《废都》,通宵阅读。尽管书中有一些性描写,但大多数是用文学的手法,也不见得有多么低级趣味,至于让人浮想联翩的“此处作者删去××字”,也没有太多的诱惑。我相信,成千上万读过这本书的人,极少极少有人因此而堕落。即使有堕落的,也并非仅仅是因为读了这一本书的缘故。一本书的影响毕竟是有限的,当然,如果长期沉迷于一些真正不健康书籍的阅读,则会影响一个人的阅读品位,甚至影响整个人的人格品位。曾经流行的暴力漫画书,学校越是禁止学生越爱看,这是好奇心使然。后来,我想与其禁而不止,不如上一堂暴力漫画阅读课,敞开了读,放开了评。《爆笑校园》《爆笑王国》等被学生津津乐道的书,被略加分析,就没了什么可笑而言。所谓的“坏书”,善加运用,既满足了学生的好奇心,又转移了学生的兴奋点,同时还增强了他们对“好书”与“坏书”的分辨力。而今,种类繁多的儿童读物令人眼花缭乱,作为教师,要时刻关注学生,听听学生热聊的话题,翻翻学生中流行的热门书,走进学生的阅读世界,这样你才能熟悉他们,理解他们。也只有做了学生的朋友,你才能在阅读什么样的书上,为学生提供有意义的指导和帮助。那些盛气凌人的说教,甚至恫吓或者严令禁止,都难以让学生改变阅读的取向。
三思:读书需要指导吗?
有人说,只要识了字,读书就是自己的事了。的确,当你认得那些汉字之后,只要坚持阅读,终有一天可以驾轻就熟地阅读一般性的书刊了。但对于专业的书籍,没有教师的指导和点拨,可能一时半会儿很难读懂。所以,阅读指导在阅读的起始阶段是必要的。我以为,小学一、二年级重在识字,打好阅读的基础;三、四年级重在阅读,旨在学会初步的阅读方法,形成基本的阅读能力,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;五、六年级重在语文的专业阅读,即从文本阅读中学习表达的方法,形成初步的表达能力。母语学习,在小学六年中应该夯实读与写的基本能力和习惯。小学阶段的阅读指导,应有一个阶梯式的目标定位:读出意思(语句的表层含义)—读出意图(语境中的深层含义)—读出意味(表达的艺术效果)。对于不同的文体,应该教给学生不同的阅读要领,比如诗歌阅读应重诵读感受,在意象和意境上下功夫;散文阅读应重朗读品味,在情感和语言上下功夫;说明性文章应重信息概括,能用自己的语言“翻译”所写的要点。如果不分文体,错把报纸上的广告当成产品说明书来读,就可能会上当受骗。这样的阅读指导应该在语文课堂上进行,在一篇篇的课文阅读中传授阅读方法和策略。而更多的课外阅读,当是这种阅读方法的迁移运用。
当然,最重要的还是自己要多读,在阅读的过程中自读自悟。很多阅读的方法和诀窍,是自己读书时悟出来的,而不是老师教会的。读书到了一定的程度,光靠自己的阅读理解也是不够的,还得听听别人阅读的见解。这个时候,你就需要有人在旁指点一二,无须多,三言两语,或许就能让你对同样的一本书有更深入的理解,从而打开一个全新的阅读视角,正所谓“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”。读书,要多和人交流。有一个读书交流的伙伴圈,那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,也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。
书不在于读得多,而在于就那些值得读的书,读深读透。毛主席曾经说过,“书不读三遍就没有发言权”。一本好书,你如果下功夫读过三遍,和只读过一遍相比,就有天壤之别。傅佩荣先生的《哲学与人生》,我每隔一段时间就拿出来读一遍,每次读都会有新的感悟。近日因参加一个智慧教育论坛,我又拿出来读了一遍,对智慧及智慧教育有了更加透彻的理解,领悟到了“智慧”的“整体性”与“根本性”对于教育的意义。人的教育,不就是要把“人”看作一个完整的整体吗?教育,不就是要从做人最根本的地方开始吗?哪些是最根本的地方?身体健康与否?生活快乐与否?与人为善与否?读书饥渴与否?害怕生死与否?这样就站在了哲学的层面来思考教育问题。我常常说:读别人的书,想自己的事,走智者的路。所谓读透,就是可以从别人的书中看到自己,看到自己未来前行的道路。这样的阅读,就进入了一种“化境”。读书的智慧有三重境界,借用孔子的话说,一是“立”,能够让人的精神站立起来,有自己的见解;二是“不惑”,能够有自己的主见,不被世事的迷乱所左右,可以找到人生的方向和精神的安顿;三是“从心所欲不逾矩”,你的思想达到一种规范的自由,那是人生最美好的境界。不读书,你就无法参透,更无法融通。唯有读到将别人书中的话如同出自自己的口那么自然,这本书才算是读懂了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佘老师倾力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